各行各業「佔中」苦主現身申訴慘況

來源:大聯盟時間:10月21日

「保普選反佔中」大聯盟(大聯盟)成立的「佔中」苦主申訴平台,接獲大量苦主的求助。今日大聯盟舉行記者會,發言人周融、吳秋北及義務法律顧問錢志庸律師連同各行各業的苦主代表,現身申訴其所受影響的慘況。大聯盟重申會協助這些苦主向「佔中」發起人索償。

周融表示,「佔中」發生至今已24天,特別是「佔中」人士霸佔金鐘、銅鑼灣及旺角等地的路面,嚴重影響道路交通及市民生活,各行各業的市民都深受其害,特別是一些小本經營的商鋪及小販,受到影響更是深遠,有關的損害還將繼續浮現。所以,今次邀請部份受「佔中」影響的苦主現身談苦況,是希望「佔中」人士明白,盡快撤退,交還道路給市民,避免更多市民深受其苦。

吳秋北指出,高等法院對「佔中」人士所佔領路面的行為,頒發了臨時禁制令,這對「佔中」苦主及市民是一種鼓舞,反映市民並不是有冤無路訴。他批評「佔中」人士長期霸佔道路的行為,是將訴求建立在別人痛苦身上,這是要不得。他希望「佔中」苦主能團結起來,進行有關申訴,並向「佔中」發起人索償。

苦主一:黃先生是一間會計師樓負責人,其公司正處於旺角山東街「佔中」人士的佔領區。黃先生說,大家可能以為從事文職或者會計等工作,不應該受「佔中」影響,情況正正相反,他們會計師樓也一樣受影響,因為現時屬於報稅旺季,但不少客戶不敢上門簽署文件或委託業務,變成他們同事需要外勤見客戶;另外,旺角晚上經常出現衝突,為著員工安全著想,公司讓員工提早收工,從而影響工作進度,他們只好將部份工作外判,這影響員工及公司的收入。

苦主二:李先生在油麻地經營家庭式賓館。他說,自「佔中」發生後,大量旅客消取訂房,生意額減少一半。他希望「佔中」能盡快結束,市面恢復正常。

苦主三:劉先生在銅鑼灣渣甸坊做小販,主要銷售衣服。他說,銅鑼灣是受「佔中」影響的另一個重災區,特別是「佔中」人士佔領路面時,銅鑼灣的遊客大幅減少,生意額減少一半。由於現時處於轉季時候,但自己都無錢再入貨,因為手上仍有很多夏天衣服未售出,那有資金再入貨,所以,希望「佔中」事件能盡快解決,讓他們可以繼續營生。

苦主四:黃先生是中港澳直通巴士聯會代表,他說,自從「佔中」發生後,跨境巴士服務深受影響,整體收入下跌3成,其中灣仔和旺角到皇崗口岸的巴士服務收入下跌5成,至於灣仔及旺角到深圳灣的巴士更是全部停頓,收入是零。業界正處於虧損的經營狀況,他強調業界一定會向「佔中」發起人索償。

苦主五:廖先生是在銅鑼灣經營食肆。他指出,自從「佔中」發生後,在短短20多天,他們損失80多萬生意。他呼籲「佔中」人士能盡快結束霸佔路面情況,讓銅鑼灣及其他地區恢復正常運作,別影響他們做生意。

苦主六:陳先生是港九新界販商聯合會代表。他說,現時全港有6千多檔販商,據初步了解,所有販商生意都下跌,其中銅鑼灣渣甸坊、旺角女人街的小販生意更是下跌7成,即使赤柱小販生意也減少4成,因為發生「佔中」事件後,很多國家都對香港發出旅遊警示,不論是國內同胞或者東南亞旅客明顯減少,所以,他們希望「佔中」事件能越日解決越好。

苦主七:陳生先是旺角小販,主要銷售生果。他說,旺角道路被「佔中」人士侵佔後,不僅影響他們做生意,也影響他們入貨。銷售生果品種由以前有8、9樣,減少到現時只得4、5樣,收入根本難於養家及交租。

苦主八:陳先生是代表香港中國旅遊協會。他說,自「佔中」發生後這20多天,內地入境團業務大幅減少3、4成;至於專做訂酒店房間、辦理簽辦等業務的公司,生意額也下跌3成,連帶影響餐飲、旅遊巴等服務。他舉例說,僅國慶煙花匯演取消,他們業界就受到嚴重打擊,包括要消取遊艇、巴士及餐飲等服務。

苦主九:顏先生是一位的士司機。他說,「佔中」人士霸佔了金鐘、旺角及銅鑼灣等道路,令到全港出現大塞車,嚴重影響的士司機的收入,這情況比「沙士」時候還慘。

苦主十:陳先生是一位小巴司機。他說,港島的小巴主要停靠渣甸坊及糖街來上落客,但銅鑼灣被「佔中」人士佔領後,他們完全停工,毫無收入,有司機需要向財務公司借錢度日,特別是他們這些手停口停的司機,情況非常淒涼。

苦主十一:施先生也是一位紅色小巴司機,主要行走筲箕灣到西環路線。他說,「佔中」人士佔領銅鑼灣及金鐘,完全切斷港島區主要交通要道,港島區道路全面阻塞,即使他們小巴繞道半山行走,同樣非常擠塞,很多乘客改搭地鐵,嚴重影響他們收入,減少一半。